夜不游

咸鱼翻个身,然后再翻回去
=夜游
凹凸刀剑沼底挣扎
中v言和本命歌姬
四叶草团偏千
ADOF-北慕站画手
图片请不要转载谢谢
以上

看完程老师的《梦想家》之后的一点妄想

肥肠意识流,毁了全算我的
表白程老师
→go?

醒着做梦
  

安迷修睁开眼睛,白蒙蒙的光一瞬间居然让他有种很温柔的感觉。
旁边的雷狮还睡着,熟睡的脸柔和了张扬的棱角,难得的安静,可惜雷狮睡得太浅了,因为安迷修起床的动静几乎微不可闻,叫人怀疑他是不是心灵感应到了安迷修的视线才醒的。
雷狮揉了揉眼睛,不爽的踹了安迷修的小腿一脚,嘟囔着骂了一句什么,安迷修没有听清。伸手揉了把对方的头发以示报复,不自觉的习惯性的笑笑。
雷狮说要继续,安迷修总觉得欠妥当,就靠这么小一点的力量未免太不现实了,他想。对面雷狮翻了个身没有起床的意思,他们昨天很晚才睡,具体几点也记不清了但安迷修睡了一觉像是没睡一样,脑袋里清楚的回想着昨天晚上的工作。一点都不累啊,他又想。怎么搞得,,,
坐起身来插上耳机,耳机里传来女人的圣咏声,他又把耳机拽下,神游天外的划了一下歌曲列表,他轻轻张口
“喂,雷狮。”
“...嗯?”
“...”
他突然把雷狮一把拽起,扶上对方的背才让他不至于倒回去。雷狮睁开眼睛,满脸不爽。却看到安迷修一脸认真,蓝绿色的眼睛盯着他,雷狮睡意都散了。
“你神经啊?”
安迷修盯了他三秒或者更久,突然笑了。
“不是。”

然后放手,放任身体倒下去。
倒在一片紫色的汪洋中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http://kakorrhaphiophobia.lofter.com/post/1d1d3caf_8796834,之前看一篇明萤文来的脑洞,虽然不明显还是私心打tag,链接走上

太太写的超好啊,我画不出那种感觉,明老板在博物馆做观赏物的那些年,会不会想起像萤火一样自在梦幻的萤总呢?@kakorrhaphiophobia

文案超赞的

ADOF-北慕站 乐乎安利组:

我曾在莫桑比克的海岸奔跑,也曾在阿拉斯加的雪原欢舞
我曾听着风儿的低喃,也曾轻和雨声的歌唱
我曾走过这世界每一处角落,遇见了许多不同的故事
而这一切,都希望有你们见证。
【画手@夜游∞徘殇 】